当前位置:主页 > 捕鱼兑换现金送金币 >

大历史中的“小”人物:鲁佩特·哈茨与南京大屠杀

发布时间:18-03-29 阅读:998

原标题:大历史中的“小”人物:鲁佩特·哈茨与南京大屠杀

作者:张旭杨,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党委宣传部教师

南京大屠杀期间,以约翰·拉贝为首的20多位西方人士在南京成立“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面对日军屠刀,尽最大努力收容、保护和救助了20多万南京难民,为南京难民们筑起了一个避风港湾,在人类文明史上留下了光辉一页。当年参与救助难民的西方人士约翰·拉贝、斯迈思、马吉、魏特林、贝德士等人因留有日记等大量有关文献记载而被世人所知,但也有一些人作为南京大屠杀全过程的亲历者、日军屠刀下的幸存者、日军残暴罪行的见证者和对南京乃至中国的难民伸出国际救援之手的参与者,因没有过多的史料记载而不被世人所知。奥地利籍机械师鲁佩特·哈茨(Rupert R.Hatz),大历史中的“小”人物,但作为留在南京目睹南京大屠杀全过程的22位西方人士之一,亲睹日军罪行的见证者和参与救援南京难民的救援者,理应值得被铭记。

《拉贝日记》影印本

哈茨在南京大屠杀期间除了主持运输委员会日常工作,勇斗日军,伸出援手保护、救助处于日军刀刃下的妇孺难民外,作为南京大屠杀的亲历者、见证者,哈茨同安全区委员会的其他西方人士一起调查记录多起日军暴行的案例递交日本驻南京使馆,抗议日军暴行。

根据《南京安全区档案》,从1937年12月15日开始到1938年2月6日,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向日本大使馆共报告了444个案例,其中哈茨提供了69和185两个案例。第69案例是哈茨和斯迈思检查核实,菲奇先生记录的:“第八区卫生总稽查孟财多(音译)先生12月19日报告,他位于北平路59号的房子昨天和今天分别被日本士兵袭扰了6次和7次。12月17日,有2名姑娘在这所房子里遭强奸,今天又有2名姑娘遭强奸,其中一人被严重摧残,估计可能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今天,这里还有一名姑娘被强行拖走。住在这栋房子里的难民都遭到了抢劫,被抢走的有钱、手表和其他值钱的小东西。该报告由哈茨先生和签字者检查核实”。第185案例是哈茨和克勒格尔报告给拉贝的:“(1938年)1月9日早上,克勒格尔先生和哈茨先生看到一个中国平民被一个日本军官和一个日本士兵赶到安全区内山西路旁边一个池塘里处死的情景。当克勒格尔和哈茨到那里时,这个男子踉踉跄跄地站在薄冰破碎的齐臀深的池水中,奉军官的命令,日本士兵趴倒在一个沙袋后面开始射击。第一枪击中男子的肩膀,第二枪没有打中,第三枪才把他打死”。第185案例在德国驻南京大使馆秘书罗森博士1938年1月15日向德国外交部的报告《南京局势及日本暴行》中也提及了哈茨和克勒格尔亲眼目睹了日军射杀中国平民的事实。

日军报纸

留在南京的20多位西方人士常常在繁忙驱赶施暴日军士兵的同时,还要对日军暴行的时间、地点、作证人等做详细记录,有的人甚至来不及记录。正如安全区负责汇总案例的斯迈思教授在给日本大使馆的报告中说:“这些事件仅仅是我们收到的众多报告中的一部分。施佩林先生(委员会总稽查)、克勒格尔先生、哈茨先生以及里格斯先生,他们一直在忙于将闯入的日军士兵赶出去,这占去了他们大部分的时间,他们几乎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记录这些事件”。

日军进入南京城

哈茨除了记录和提供日军暴行的案例外,还实地考证了南京城火灾及房屋财产损失情况以及和拉贝、克勒格尔等人一起清点记录西方人士遭受损失的情况。1937年12月21日,拉贝在仅限委员会内部使用的卷宗档案中记载有《南京市区内纵火记录》,实际记录了12月10日至13日因日军进攻而造成南京城新街口以南中华剧院对面的木材仓库、城南地区、山西路北面顾正伦(音译)家及交通部的新楼、南门附近的几栋楼房、城南中山东路兴华信托公司(音译)的房子等区域的火灾情况和12月19日至20日南京安全区内的火灾和损失情况。上述日军纵火及其造成的损失情况是由拉贝、哈茨和斯迈思在内的12位西方人士(约翰·拉贝、爱德华·施佩林、R.黑姆佩尔、鲁佩特·哈茨、A.曹迪希、欧内斯特·福斯特、约翰·马吉、波德希沃洛夫、詹姆斯麦卡勒姆、M.S.贝茨、W.P.米尔斯、刘易斯S.C.斯迈思)共同目睹和实地观察考证确认的。哈茨和克勒格尔在当天(1937年12月19日)晚上9时驱车观察灾情时亲眼目睹了南京中正路、下白路、中华路、太平路、中山东路、东海路、国府路、珠江路等地除了原先被烧毁的房子外的其他火灾现场,他们报告说街上到处是日本士兵,日本士兵根本不打算救火,反而是到处拖走货物,并阻拦哈茨他们去观看火灾情况。哈茨他们观察到的南京城的火灾是“有组织的纵火活动”,南京城到处都是“雨一般的火星”。

日本侵略军除了大肆破坏南京城的房屋、抢掠中国百姓的财物外,留在南京的西方人士,甚至包括受保护的外国房屋和个人财产也遭受了日军的洗劫。拉贝在12月23日的日记中记载,哈茨和施佩林、克勒格尔等人参加了由他安排的调查外国人财产损失的事宜,并一起清点列举了西方人士在安全区所居住过的房子因遭日军抢劫、焚烧等而造成的损失情况的清单,他们发现大量外籍人士居所被抢劫一空。安全区国际委员总稽查爱德华·施佩林在1938年1月22日的报告中指出德国人住的40所房子都被不同程度的洗劫过。

《南京安全区档案》、《南京市区内纵火记录》和《南京局势及日本暴行》及留南京西方人士的记录和报告日军暴行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但却真实地反映了日军侵占南京期间制造南京大屠杀的史实。这些记录一方面为安全区委员会向日本大使馆抗议提供证据,一方面也为更好保护难民提供论据,虽然这些记录没有能够阻止日军人暴行,但却成为记录当时日军南京暴行的珍贵史料,成为今天我们批驳日本右翼谎言最具说服力的证据。就像拉贝所说,“对这些残酷暴行是不能沉默的”。

编辑:赵培文

欢迎订阅季我努沙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上一篇:【学习时刻】人大教授王向明:一切为了人民的庄严宣誓
下一篇:(月运)娜迪亚2018年4月星座运程